摩店

盾铁 RDJ本命 ALL铁
喜欢荷兰弟
在复联中偏爱鹰眼 喜欢JR但是我希望他和美队一样壮
锤基 基锤 EC CE
超蝙 蝙超 都吃 不太喜欢芭乐蝙的受
电视剧福华 电影华福
EM 瑟莱 亚梅 Kylux SK 德哈 暗巷组
Newtmas 苏美
二代虫绿 三代虫铁 暂时还没有get到贱虫的点

龙族恺楚
镇魂巍澜
琅琊榜靖苏

挚爱POI 愿意给李四叔买10000件大衣

拒绝RPS。官配和cp相撞时支持官配。

【盾铁】记一次伟大友谊的开始(一发完

阿浓:

时隔一年之后,我重新开始打tag了~我靠我居然已经整整一年没打tag了,唔……


不过太久没打了,以后经常会忘记也有可能= =||||


一个摸鱼,学院AU,讲的是两个人伟大的友情去他妈的友情这他妈是爱情是怎么开始的。


真的友情!真的友情!真的友情!




一个流水账的文,没有中心思想,只是很想写学院了。可以找一找里面的彩蛋嘻嘻嘻






正文:






Steve下课下了楼,刚走到楼下大厅,一眼就看到Tony站在最显眼的地方,左顾右盼一脸的不耐烦。


 


他一挑眉,迈出去的左脚又迟疑着收了回来。但还没来得及转身,Tony就看到了他,于是那人马上举起手,大声喊到:“——Steve!!”


 


Steve轻咳一声,硬生生把要转开的力气收了回来,端端正正站好,敛着表情看那人跑过来。Tony没缠纱布的胳膊上拎了一袋子东西,有点吃力的样子,他奋力挤开其他人,跑到了Steve面前。


 


Steve低头看看他的胳膊,没说话。


 


Tony就跟自己没受伤似的,炫耀地晃了晃手里的东西,咧嘴一笑:“嘿,你下课了?给你送吃的来了,我问了Thor你喜欢吃什么,他说你喜欢吃菠萝。”


 


Steve觉得太阳穴开始一跳一跳地疼,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尽量温和地说:“……我不太喜欢吃菠萝。”


 


Tony吃惊地瞪大眼睛:“哦,是吗?可是Thor说你喜欢啊,你们俩不是好朋友嘛,我还特意跑去问他的呢。”


 


这是Tony对Steve最好的一次了。这有点儿可疑,要知道在Steve抱着Tony一路往校医室狂奔之前,Tony平均一个月嘲笑Steve一百次是没大脑的橄榄球队长,而Steve则会一百零一次反击Tony是只会钻实验室的人工智能——这个词儿他还是跟Tony学会的,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


 


Steve四下扫了一眼,Thor不在这儿,可能还没下课。他什么时候喜欢吃菠萝了呀?肯定是Tony问他的时候,Thor自己想吃了,就信口胡诌,到时候好在Steve这里蹭吃蹭喝。


 


Tony也没发现Steve的脸色,继续把装菠萝的袋子往Steve那儿一伸,兴高采烈地说:“拿着吧,然后一起去吃个饭啊?为了感谢你送我去校医室,要知道再晚一点儿我的胳膊可能就保不住了。电视里不是经常演吗?‘胳膊和命,只能保一个。’很显然,你既救了我的胳膊,也救了我的命,Stark最懂知恩图报,所以一起吃个饭吧。”


 


Steve脸色很难看地瞪着他:“……你只是骨折,不会死的。而且哪有会在救命和治胳膊之间选择的医生?你不要夸大其词。”


 


Tony瞪大眼睛看着他,简直要露出委屈的神色了:“——靠,你能不能有点幽默感啊?你这个没大脑的橄榄球队长!”


 


很好,他又要开始吵架了,棒极了。Steve有点儿头疼,他现在不想和Tony去吃饭,更不想跟他吵架,眼下快到考试周了,Steve每当这时,都痛恨自己没有Tony的脑子,他最近每天复习到昏厥,昨晚为了写报告,两点多才躺下,所以现在只想好好回家睡觉。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他又不需要拼命复习!Steve气不打一处来地瞅着Tony眼巴巴而气势汹汹地看着自己,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哪有人会把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表情放在一张脸上?太可恶了。更何况因为个头的关系,Tony的眼巴巴看上去有些可怜兮兮的,可是他的眼睛却在怒瞪Steve——很好,这让他看起来更欠揍了。


 


现在是午休时间,很多人路过他们这两个木头桩子,有几个没看见的,直接就撞在了Steve后背上,换来几声抱怨。Steve想撑到Thor下课来救场,结果那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下来,最后Steve被弄得没办法,只好点点头:“好吧……去哪吃?”


 


Tony立马收起刚才的表情,露出了一个得意的样子,说:“你下午有课吗?我知道一家超级棒的中国菜饭店。”


 


Steve就是忍不住想怼他:“这附近没有好吃的中餐馆。”


 


Tony看样子很想把菠萝摔在Steve头上:“……不在这附近!”


 


 


 


Tony的胳膊骨折了,所以他家的司机来接他——讨厌的大少爷。Steve不自在地走在Tony身边,远远地看见Tony的那辆车正等在原地(听说是他爸爸送的)。那个司机叫Happy,一脸和气,有点胖胖的,见到Steve和Tony,就很自然地拉开车门,让他俩进去。


 


Steve抱着那个菠萝,被扎的胳膊疼。也不知道Tony哪里搞来的这个完整的菠萝,就算送给他,他也不知道怎么吃啊。Tony倒是挺高兴,跳着钻进车里,顺便拍了拍旁边的座位,跟Steve说:“上来上来。”


 


Steve答应了一声,扭头看看Happy,那大叔对他挑挑眉,看起来如果Steve敢不上车,他就要强行把自己摁进去。Steve赶紧对Happy挤出一个笑,就钻进去了。


 


俩人有点尴尬地挤在一起,又迅速分开,Steve还把菠萝放在他们中间了。他总觉得Tony有阴谋,这家伙一直惹事,想方设法惹自己生气、不高兴、恼羞成怒、进而爆炸。Steve至今记得有一次,大约是他们刚刚入学的时候——那时他还挺喜欢Tony呢,因为他的成绩可是新生里的佼佼者,大眼睛又很讨喜,他们还没交谈过的时候,Steve一度觉得Tony像个精灵。后来有一天,Tony突然邀请Steve去他家打游戏,一脸真诚,还有点害羞,于是Steve答应了。那天晚上Tony先带着Steve先去一家私人会馆里吃了饭(Steve之前从未去过这样的地方),接着又说要买点东西,于是两个人去逛商场,等消磨完时间之后,他们可算是回了家。那时候已经很晚了,大概是九点,也可能是九点半。


 


不管是几点,反正每当Steve回想起这一段的时候,都会忿忿不平,胸中难以抑制那澎湃的愤怒。那天他们黑灯瞎火地摸进了屋子,Steve因为是客人所以也不好意思说你开开灯呗,于是他就跟瞎子一样跟着Tony乱转。接着那人突然把一桶冰凉的水倒在了Steve的裤子上,那水多的啊,Steve瞬间就跟尿裤子一样了。他嗷地叫了一声,而Tony听上去紧张极了,马上道歉,说自己不小心把花瓶碰倒了。啊呸,借口,都是蹩脚的借口。Steve就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信他呢?而且不但信了,还信得全心全意。所以Tony跟他说:“你先把裤子脱了,我给你找一条新裤子。”Steve就照做了。他把自己脱得光溜溜,连内裤都没没剩,他刚脱完,Tony就开灯了。


 


瞬间亮起来的房间让Steve眯了一下眼睛,接着一愣——房间里全是他们的同学,足足有二十多个人。大家一脸僵硬地看着Steve光着屁股站在房间中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接着Steve就想不起来后面的事情了。他羞愧难当,一把推开了Tony,捡起裤子跑了出去,从此再也不和Tony好好说话了。


 


他们就这么吵了半年多,期间Tony似乎有几次想示好,但是Steve一想起自己的屁股和鸡鸡被那么多人看过了,就立即怒气冲冲地表示不可能。而今天Tony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Steve这么好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上个星期抱着莫名其妙滚进比赛场的Tony去校医室的原因——总之,Steve觉得这里有阴谋。他扭头看看Tony,那人看上去也在坐立不安,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右手一直在轻轻摸着左胳膊。他就是那里摔坏了,这人运动神经真是差到一定程度,他是Steve见过的最瘦的胖子,可是真的一点都不灵活。


 


Steve期待Happy能说点什么,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可是那位大叔就一心一意开车,完全不管后座上的他俩尴尬成这样。Steve抠了一会儿座椅,想起Tony的伤,立马问道:“哦对了……你的胳膊恢复得怎么样了?”


 


Tony马上松了一口气,仿佛感谢Steve找到了话题。他轻轻抬了抬左手,说:“还好,保住了,不用截肢。可是很疼啊,恢复得也很慢。”


 


Steve再次一脸黑线地看着他:“……都说了你只是骨折,不会截肢的。”


 


Tony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害怕嘛。”


 


Steve抱着他往校医室跑的时候,Tony脸色发白,看起来特别紧张。他一路都不停地跟Steve说:“我的胳膊不能动了,操,真的不能动了。不过也不疼了,刚刚摔倒的时候还挺疼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Steve低头看他:“闭嘴。”


 


哎,令人讨厌的Tony Stark,可是又让人很担心。


 


Steve撅起嘴巴,试图回想起自己光屁股在大家面前出丑的事情,以防自己心软,可是这一招居然失败了。他不自在地动了动,最后认命地把菠萝放到了地上,然后坐到Tony的旁边,板着脸说:“给我看看。”


 


Tony的身子立马绷直了,怀疑地看了看Steve。……好吧,其实他俩吵架不算是Tony单方面挑衅,Steve也总是怼他,俩人之间的信任有限。但是Tony也就迟疑了一下,就颤颤巍巍把左胳膊伸过去,让Steve摸一摸。Steve的动作很轻,摸了一下见Tony一脸紧张地瞪着自己,就把他的胳膊抬起来,问道:“唔……还疼不疼?现在可以动吗?最大的活动范围是多少啊?”


 


Tony死死盯着Steve抓着自己的位置,尖叫说:“不准掰!疼疼疼!!要疼死了Rogers!!”


 


Steve也跟着喊起来:“我还没掰呢!!”


 


Tony被他吼得缩了一下脖子,Steve随即有些后悔。他皱起眉,想掩饰自己的歉意,接着轻轻把Tony的肘关节打开一些,低声问:“这样呢,疼吗?”


 


Tony嘶了一声,鼻尖立马就出了汗。“疼!”


 


Steve摸着他的胳膊,嘴巴抿得更紧了。“那天你家的医生不是说你这里骨裂,但是保守治疗所以不手术了吗?怎么还疼呀。”


 


Tony没吃过这种苦,气得扭过头去:“他都说了我要静养!为什么我不能疼?”


 


Steve瞥了他一眼。“但是医生也说你要适当活动活动,你摔的位置不好,肘关节那里一直不动的话,可能会影响屈伸的。”


 


Tony不说话了,撅着嘴巴不高兴,但是最后还是点点头:“……哦。”


 


Steve又试着把他的胳膊往里推了推,Tony太紧张了,一直跟他犟着劲儿,所以胳膊硬得就跟木头一样。他看见Steve的脸色,不服气地争辩说:“现在还在疼啊,等过几天再锻炼吧。”


 


Steve瞥了他一眼,没说话。Tony收回胳膊,低着头嘟囔说:“……医生都说了我这里不好恢复,我哪知道会摔得这么惨。”


 


Steve这次没跟他怼,就是斜了Tony一眼。Tony当时把肘关节上的一块小骨头摔碎了,不过碎片很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他就知道很疼,不敢动,看着医生们讨论治疗方案,一脸紧张。校医和他家的私人医生都来了,Steve因为是送他来的人,在学校也没人能照顾Tony,于是Steve就留下来陪着他了。


 


Tony摔的地方算是必死关卡,医生说了,尽管是保守治疗,也要坚持小范围活动,以防关节卡住。但是Tony很怕疼,而且每天在实验室的时间很长,所以总是忘记活动胳膊。


 


Steve叹口气,慢慢说:“我以为你已经坚持锻炼了呢,总不能一直打石膏缠绷带吧,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Tony哦了一声,有点低落。


 


 


他们开了一个小时,总算是到了那家中餐馆。吃包子的时候Tony一只手不是很方便,Steve就把包子插在筷子上,喂给Tony吃。Tony明显高兴了一点,于是回赠给Steve一根豆芽。


 


吃完饭两人就该分手了。Steve要回家复习,Tony还有课。Tony挺想和Steve去逛一逛的,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邀请,那人一直板着个脸,吓死人了。Steve看上去倒是很自然,拎着那个大菠萝冲Tony点点头:“谢谢你的菠萝,回去小心点。”


 


Tony傻乎乎地说:“哦……”


 


然后两个人就分开了。


 


Tony转身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看,却发现Steve也在回头看自己。他吓了一跳,赶紧扭头回来快步往车那边走去。


 


Steve也回头了啊,好像……自己今天表现得还不错。


 


Tony摸了摸脸,又开心了。


 


 


 


晚上回家Clint开的门,Tony还没进去他就问:“你跑哪里去啦,打电话也不接。”


 


Tony做了个鬼脸,关上门:“上课呗。”


 


他上大学之后,Howard就在学校附近给他买了个公寓,万恶的有钱人。Tony早就想跟朋友们一起出来住了,于是趁着这个机会,他邀请好朋友们过来一起住,大家每人一个房间,生活得还挺开心。


 


Clint又问:“胡说,好多人看见你把Steve绑架走啦。怎么样,有没有邀请他去吃饭啊?”


 


Tony叹口气,想起在车上Steve说自己胳膊的事情,觉得有点不开心。“吃饭了……好生气啊,Steve非要花钱,他说我现在是一条胳膊,所以应该照顾我。”


 


Clint眯起眼睛笑起来:“哦……他这不是对你挺好的嘛。”


 


Bruce正在在客厅里写作业,见Tony回来,就和他点点头:“你回来了?上次咱俩做的那个推进器的数据我更新了,有时间你查一下邮箱。”


 


Tony打了个哈欠,脱了外衣换好衣服,就一屁股坐到地板上,说:“好,我可得休息一会儿了。——你俩干嘛呢?怎么都是书啊。”


 


Clint翻了个白眼:“考试周!我复习到癫狂了,今晚请你不要打扰我。”


 


Tony开始轻轻活动他的胳膊,一边动一边和Clint说话,说今天他本来想和Steve一起吃火锅的,但是那人一直盯着旁边桌子的包子不错眼,还一直砸吧嘴,太馋了太馋了。Clint咬着笔说那你就该直说,今天是为了表示感谢所以才请他吃饭的,这让那人付钱,不好不好。


 


Tony动了一会儿,觉得胳膊疼,就躺在地上,叹着气说:“哎——你们说Steve是不是还是在生我的气啊?可是我又觉得他应该不生气了,今天他还喂我包子了呢。”


 


Bruce和和气气地说:“你要是让我半裸着在大家面前出丑,我这辈子都不会理你的。别说喂包子了,我会把包子塞到你的鼻子里去。”


 


Clint和Tony不禁离Bruce远了一点。


 


Tony看看自己的胳膊,感觉有点失落。他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对于他这样的阔少爷来说,安全问题可比什么友情重要多了。他在读大学之前,都是被保镖们层层保护起来的,谁也不能碰他一根汗毛。Tony渴望友情,但是大家都觉得他是怪人——他太聪明了,说的话大家都听不懂,而Tony家的保镖也很讨厌,他们不允许任何人靠近Tony。他从出生到现在最幸福的事就是考上了这所大学:离家特别远,Howard抓不到自己,也没有保镖。Tony觉得开心死了,他有点笨拙地想和每个人交朋友,但是总是方法不对。他真的挺喜欢Steve,因为那人似乎一直在发光,他的金发和健壮的身材还有温和内敛的性格Tony都很喜欢,在去学校的第一天,Tony就决定要和Steve做朋友了。


 


可惜他有点用力过猛,而Steve也不是那种很擅长和人打交道的人。Tony在交朋友方面被压抑得太久了,对Steve的向往简直是排山倒海一发不可收拾,好像要把自己从小到大那些无法宣泄的感情一股脑都强加在Steve身上,让Tony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期盼见到那人。


 


他期待和新朋友做大家都会做的事——Tony听说好朋友之间都会开一些有趣的玩笑,所以Tony总是跟Steve说类似于“Bruce居然说希格斯-波色粒子不存在,哈哈哈哈,这太蠢了!”这样的笑话,可惜Steve看起来一点都不懂。他还听说大家都会邀请好朋友来家里玩,于是他邀请了Steve。他们进展得不错,去吃了饭,还逛了逛商场,然后就是重点环节:回家玩耍。Tony不知道大家一般都在家里玩什么,所以他去问了当时的新朋友Clint和Bruce,他俩的建议是玩玩游戏啊,看看电影啊,开开玩笑啊。


 


Tony就想出一个惊喜,于是他邀请了很多新朋友去家里做客,想回家之后,给Steve一个惊喜。电视里不是都这么演吗?漆黑的房间里主人公非常紧张,总觉得家里进了人,但是当他打开灯之后,所有人都捧着鲜花和蛋糕,齐声大喊:“Surprise!!”


 


Tony期待这一幕好久了,他也想喊一次“Surprise”试试,多有趣呀。


 


可是他搞砸了。他不知道大家藏在哪个房间里,只好一间一间找过去。而且因为太紧张,Tony还失手打翻了花瓶,把Steve的裤子都搞湿了。怎么这么倒霉呀,Steve脱裤子的房间就是所有人的藏身之处,Tony开灯的一瞬间,谁都没喊“Surprise!”


 


而Steve显然已经受到了惊吓,他太羞愧了,以至于Tony结结巴巴的道歉都没听到,直接冲了出去。从那之后Steve好像就不喜欢他了,Tony为此还难过了好长时间。


 


……哎,但是他受伤的时候,Steve还是很紧张的,除了在抱起他的时候小声抱怨Tony肉多之外,别的都很好。Tony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朋友,感觉……应该算吧?


 


 


 


Steve下课之后再一次在大厅里看到了Tony。


 


其实他本来对Tony的印象不深,学校里那么多人,想每个都记住太难了。可是Tony就是有点不一样,他总是说一些奇怪的话,而且反应很快,成绩又很好。Steve多看了他几眼,就觉得这个肉肉的家伙很有趣,尽管自己根本听不懂他说的笑话。


 


……那是笑话吗?


 


不过从脱裤子那次之后,Steve就不和Tony一起玩了,这人还总是跟自己对着干,两个人总是要吵嘴。但是他看见Tony胳膊上的纱布之后,心又软了,于是Steve叹口气,主动走过去:“Tony。”


 


Tony一抬头看到Steve,立即咧嘴一笑:“你下课啦。”


 


Steve明知故问:“你等谁呢?”


 


Tony啊了一声,抬手拐了那人一下:“当然等你啊。哎,上次的菠萝好不好吃呀?”


 


菠萝都被Thor和Bucky瓜分了,他俩也不会切菠萝,最后用牙啃着吃了,扎得嘴巴上都是血。Steve把那俩人的血盆大口从脑海中删去,礼貌地对Tony说:“很好吃,谢谢。”


 


Tony哦了一声,两个人就一起往外走去。现在是考试周,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除了Tony之外。Steve看看他,问说:“你还有几门考完啊?”


 


Tony耸耸肩:“五门,我选了好多课。”


 


Steve又开始嫉妒这人的脑瓜了。他皱皱鼻子:“哦,我还有三门,最近复习得要疯啦。”


 


Tony兴高采烈地说:“那你需不需要我帮忙?你考哪科啊?”


 


Steve有点沮丧:“我选了地质学,你能帮我吗?”


 


Tony呃了一声,移开了目光。


 


Steve撅起嘴巴:“你看起来都不要复习啊,真不高兴。”


 


Tony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这能怪他吗?他又没有交朋友的经验,遇见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好像应该把自己说得惨一点?


 


于是Tony结结巴巴地说道:“呃……我,那个,呃,我也复习啊,我昨天看了十分钟的书呢,累死了。”


 


Steve对他怒目而视。


 


Tony慌死了,马上口不择言地又说:“那,要不然考完试我们去看电影吧,Clint昨天和Judy去看了,听说朋友之间都要看电影的。”


 


Steve怀疑地眯起眼睛:“Judy?她好像是橄榄球啦啦队的。”


 


Tony歪歪脑袋:“唔,所以?”


 


“所以他俩可能在恋爱,所以才去看电影的。”Steve居高临下地说道。他觉得好气,Tony为什么一点常识都没有。


 


Tony愣了一下,不怎么相信地说:“……那朋友之间就不能看电影了吗?”


 


Steve眨眨眼睛,声音弱了一点儿:“也不是……”


 


“那我们就去看电影吧。”Tony不容置喙地说道,“下周六你就考完试了吧?就那天了,行吗?”


 


Steve刚想怼他‘不行!’,结果Tony直接跟他摆摆手,说了句“我去实验室了啊”,就跑了。


 


……胳膊坏了还乱跑,这人怎么这么不靠谱!


 


 


 


Tony今天还挺高兴的,因为他认为自己约Steve成功了,这是他的一小步,却是他俩之间友情的一大步,真令人激动。Tony晚上回家把约会成功的事情和Clint说了,Clint惊讶地说:“Steve答应啦?”


 


“答应了吧,他也没说不答应啊。”Tony漫不经心地说,“我现在觉得他很可能已经原谅我了,如果不是朋友的话,就不会和对方去看电影,是吧?”


 


Clint皱皱脸:“呃……你这么说也对……”


 


Tony回身打了个响指:“这不就得了!所以我们很有可能在下周六就变成朋友了,这是个伟大的时刻。”


 


Clint有点无奈地说:“Tony,朋友不是说在哪天才会变出来的,它是自然而然就发生的。”


 


“胡说八道,Mr. Barton。”Tony翻了个白眼,不屑地说道,“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呢,我们的友情是在2016年10月28日下午3:41开始的,因为那天厕所里没纸了,你在隔间里大喊‘谁他妈有纸啊我的腿都坐麻了!’,于是我救了你。这就是友情的开始嘛。”


 


Clint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你他妈可不可以把这事儿忘了?”


 


“不可能的,我都记在本子上了,”Tony摇着食指认真地说,“友情啊,真他妈的美好。”


 


Clint把拖鞋扔在了他的脑袋上。


 


 


 


考试周很快过去了,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Tony最开心的是他明天就要和Steve去看电影了,为此他下午还在学校门口堵住了Steve,跟他确认了一下明天的时间,然后坐上车扬长而去,把尾气留给了Steve。


 


晚上Bruce在做果汁,Tony就和Clint商量明天应该怎么做才能‘开启一段伟大友情’。


 


“看电影的时候,你可以试着摸摸他的手。”Clint一边吃香蕉,一边坏心眼儿地提议。


 


Tony有点惊讶:“哦,看电影还要摸手吗?”


 


“友情嘛。”Clint用门牙一点一点啃着香蕉,看着可疼了,“电影院里摸一摸很正常啊。”


 


Tony斜了他一眼:“我他妈又不傻,人家是情侣才会摸来摸去呢,我是要和Steve做朋友的,那可不能摸。”


 


Clint啧了一声。


 


Bruce在一边建议说:“你们可以适当讨论一下电影情节什么的,看完了之后出来说说电影,朋友之间都这么干。”


 


Tony想了想,赞同说:“哦……这个可以。还有别的吗?”


 


“买爆米花。”Clint积极地说,“看电影要吃爆米花,再来一瓶可乐。”


 


“我不喜欢喝可乐。”Tony抗拒地说,“不过如果Steve要喝的话,我是可以勉强喝一次的。”


 


Clint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呃……你干嘛要勉强喝?” 


 


“因为听起来如果Steve说‘我想喝可乐’,而我立即说‘我他妈要喝别的’,就好像在怼他。”Tony困扰地皱起了鼻子,“所以我决定他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Bruce和Clint表情复杂地看着Tony,把他看得毛毛的。“……怎么啦?”


 


“你……嗯,Tony,你不用这样。”Bruce委婉地说道,“你看,你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不需要勉强自己做什么,所以你和Steve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必要勉强。”


 


“没错啊,做你自己最重要啦。”Clint拍拍他的肩膀,“而且你不要觉得之前的事情对不起Steve,多亏了你,大家才知道他的老二很大嘛,现在传说咱们学校最大的人是Steve,这也是你的功劳啊。”


 


Tony歪着脑袋想了想,赞同说:“……也对啊,要是别人夸我很大,那我可觉得开心死了。”


 


Bruce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


 


 


 


 


星期六Tony起了个大早,头发弄一弄,衣服挑一挑,Clint给他看了一下觉得还行,他就准备出门。


 


他约Steve在他家门口见面,还不由分说要了Steve家的地址,然后Happy就开过去了。Tony认为他俩今天开始就能做朋友了,所以穿得比较正式,衬衫加西裤,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看上去至少老了十岁。等在车上远远见到Steve之后,Tony突然想骂Clint了——他的衣着建议根本就是狗屎,要知道Steve穿的比较随便,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相比之下Tony简直是盛装打扮,搞的他很想找个地方把头发弄乱一点。


 


Steve也看到了Tony(的车),他在前面摆摆手,就慢悠悠迎上去。


 


Tony非常紧张地笑了笑,脸上的肌肉很绷,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笑出来了。Steve拉开车门坐进来,说:“早啊。”


 


Tony觉得自己的白衬衫和白纱布真的蠢爆了,不知道Steve还愿不愿意跟自己做朋友?


 


……应该没问题吧,他连上厕所没纸擦屁股的Clint都没嫌弃,那Steve也不应该嫌弃自己。


 


他俩坐在车上,有点挤。今天Happy开了一辆家里最小的车,所以Tony和Steve只能紧紧巴巴挤在后座上。Tony舔舔嘴唇,决定先表示一下友好:“呃……你考得怎么样?”


 


Steve慢慢转过头来,绝望地看了Tony一眼。


 


Tony手心出汗了,好像又说错话了?妈的。他偷偷瞟了一眼Steve,那人倒是没生气,就是撅着嘴看Tony,仿佛在指责他问了不该问的话。不过Tony还觉得挺开心,Steve虽然性格不怎么亲近人,但他俩现在可是要去看电影的准朋友了,所以Tony看他怎么看怎么顺眼。Steve多好呀,冷冷淡淡的多讨人喜欢。


 


Happy仿佛也察觉到了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于是一路狂奔,开了半个小时就到电影院了。两个人下了车,在电影院排队等着进去,为了挑到好座位,两个人来得很早。他们买到了票,就进场去看广告,电影会在40分钟之后才开始。


 


两个人买了爆米花,令Tony高兴的是,Steve也不喜欢喝可乐,所以他们买的是水。两个人坐在了倒数第三排,把爆米花放在中间,Tony有点兴奋,他觉得Steve应该也挺喜欢和自己做朋友的,不过他不确定应该什么时候才算是他俩友情的开始。


 


广告播了一会儿,Steve靠上Tony问他:“你的胳膊怎么样了?”


 


Tony稍微动了一下给他看,老老实实地说:“没有之前那么疼了,现在可以动一些啦。”


 


Steve倾身过去摸了摸,又帮他活动了一下,Tony挺紧张,Steve一碰他就哼哼。Steve扭过头去,眨着眼睛看他:“……你叫什么呀,我还没动呢。”


 


他俩离得挺近,Tony的鼻尖几乎贴在了Steve的脸上。他瞬间觉得自己被击中了——就是现在!Tony不顾Steve还在等自己的回答,立即抬手看表,记下了此刻的时间(2017年4月24日10:12AM)。


 


Steve险些被他的拳头打中鼻子。Tony看好了时间,就笑着看Steve:“嘿……Steve。”


 


Steve被他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只好又缩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板着脸转移话题:“Tony,我一直想问你,当时你怎么想的啊?突然跳到球场里?你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Tony皱起鼻子,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从观众席上跳下去会被绊倒,你们的球场设计太差了。”


 


“那你就不应该跳进来啊??”Steve瞪着他。


 


“……我只是想给你加加油。”Tony嘟囔着说,“我是想去前排一点,大声喊你的名字让你可以听到。我又不知道自己会滚进去,这能怪我吗?”


 


Steve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Tony。当时他在场边要走位,结果还没等跑走,Tony突然就滚到他脚边了,把Steve吓了一跳。他想也没想就去拉Tony的胳膊,结果那人痛得大叫一声,眼泪都要出来了。


 


“胳膊,胳膊好像断了……”他用濒死的声音说道。


 


Steve吓死了,想也不想扛起Tony就跑,比赛也不管了。他虽然因为Tony而在大家面前出过一次丑,但是这人受伤,Steve却觉得无比紧张。哎,虽然他一直想着要报仇,但是其实Tony真的挺好的,除了那次恶作剧之外,Steve不觉得他哪里不好。


 


……哦对了,问自己考试考得怎么样,这个很不好。


 


Steve觉得Tony邀请自己看电影他挺高兴的,上次送菠萝其实也高兴,但菠萝他也没吃到啊。他扭头看看Tony,那人吃爆米花吃得可欢,抓了一把舔着吃。Steve赶紧移开眼睛,打开水往嘴里灌。


 


两个人坐着看了半个小时的广告,电影终于要开始了。灯灭了之后,Tony突然带着爆米花甜腻腻的味道凑过来,贴着Steve的耳朵说:“喂,我告诉你一件事。”


 


Steve被他热热的呼吸搞得全身都热,还好电影院灯灭了,那人看不见。于是他故作镇定地问:“什么事?”


 


Tony哧哧笑了一声,咬着Steve耳朵得意地说:“我们的友情是从2017年4月25日上午10:12开始的,你记住了吗?”


 


Steve瞪大了眼睛,猛地扭头看Tony:“——啊??”


 


 


 


他们俩看完了电影,Happy来接他们去吃午饭,然后把Steve送回了家。Tony趴在车窗上对Steve摆摆手:“周一见。”


 


Steve踮了一下脚,点点头:“周一见。”


 


他看着Tony的车离开,就转身去开门。他和Thor还有Bucky一起租房子,三个大小伙子住在一起,节省房租,就是带人回来不太方便。


 


不过Steve没有这个困扰,他和Thor都没有女朋友,所以无所谓要不要带人回家,可Bucky就不一样了,他总换女伴,Steve每次回家都得小心,不然就有可能撞见他在客厅跟不认识的女生亲热。不过Thor和Bucky都对Tony印象挺好的,因为那人总是说奇怪的笑话,还总给Steve买东西吃。


 


哎,Tony,奇怪的Tony。Steve进了门(那俩人不在),把钥匙扔在柜子上,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他越发搞不懂Tony了,那人上次害自己光屁股出丑之后,好像还挺愧疚,经常让Clint或者Bruce送一些吃的或银行卡过来,说是用不了所以送给他们。Steve每次都把银行卡退回去,吃的留下——能不留吗,Thor和Bucky在自己身后虎视眈眈,谁敢碰那些食物,他们就要跟谁拼命。


 


而且他今天又说想在比赛上给自己加油,这让Steve有些意外。他可不知道Tony还喜欢看橄榄球,那人看起来不是很喜欢运动,当然啦,他连翻几排椅子到前面来,都会一头滚下来,橄榄球大概会要了他的命吧。


 


总而言之,奇怪的Tony。


 


Steve停止想Tony了,就起身去冰箱里拿出一罐苏打水,打算等会去健身。这时他的手机响了,Steve掏出来,看见是Tony发的照片。


 


[图片]Steve,看,我把我们做朋友的日期记下来了。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是吗?-TS


 


……Steve想再说一次,奇怪的Tony


 


他舔了舔嘴唇,回复说:[是的。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做朋友的日期记下来?-SR]


 


Tony很快回答:[因为这是个纪念日。关于那件事,你已经原谅我了吧?-TS]


 


他似乎怕Steve不知道什么事,又追加了一条:[就是我让你半裸着出丑那次。-TS]


 


他不说还好,说了Steve又开始生气。他拿了苏打水回到沙发上,想着是骂Tony一顿呢,还是原谅他呢。


 


唔,还是选择原谅他吧。


 


[好吧,我不生气了。那你以后不准说我是无脑橄榄球队长,保证吗?-SR]


 


[??原来你不喜欢这个外号,我还觉得挺可爱的。-TS]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喜欢?-SR]


 


[因为大家都给朋友起外号,我觉得好有趣。-TS]


 


[大家起的都是可爱的外号!-SR]


 


[哦。-TS]


 


[可是我觉得无脑橄榄球队长很可爱啊-TS]


 


Steve想扔手机。


 


过了一会儿,Tony又小心翼翼地发过来:[Steve,那我们到底是不是朋友啊?-TS]


 


Steve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拿Tony没办法。他咬着瓶口,给Tony回复:[我们是。-SR]


 


[你可以随便给我起外号。-SR]


 


[真的吗??谢谢!!-TS]


 


[胸很大的橄榄球队长!-TS]


 


Steve真的摔手机了。


 


 


 


尾声


 


 


“所以?你们成朋友啦?”Clint一边疯狂地按着游戏机键,一边问Tony,“一场电影就搞定?他答应和你做朋友了?”


 


Tony得意地点了点头。“是啊,在上周六的上午10:12,那一刻我们做了朋友。”


 


“真精确呀。”Clint跪在了茶几上,“我——卧槽好险。呃,所以他不生你的气了?露鸡鸡那件事?”


 


“他说不生气了。”Tony耸耸肩,“我下午要跟Steve去海边玩,你们来不来?”


 


Bruce忍不住插嘴说:“去海边?你俩?俩男的?”


 


Tony歪歪脑袋:“还有Happy。Steve说要看看我的胳膊锻炼得怎么样了。”


 


Clint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尖笑,眼睛不离屏幕地说:“我不去了,你俩去吧,祝你们友谊地久天长啊。”


 


Tony挤了挤鼻子,抽了Clint屁股一下,这害得他一头扎进了陷阱里,死了。


 


“Tony Stark!”Clint怒吼。


 


Tony对他做了个鬼脸。“我走啦,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他跑了出去。Clint和Bruce对视了一眼,又心照不宣地转过头去,各忙各的了。


 


 


 


 


END




完啦,从此以后他们成了好朋友!!!




其实因为我翻了一下自己以前写过的所有的学院文,包括小幸运啊还有别的零零散散的学院,好像都有《很闹心》那篇的影子……那文虽然是我写的,但是居然也影响了我之后所有的学院盾铁文,我觉得很不爽啊(不


这篇里面的很多彩蛋就是包含了很闹心和小幸运等等等等里面的情节,写的时候觉得挺好玩x,不知道你们找到了没有嘿嘿嘿




但是学院真的好甜啊,每次写学院都感觉甜过初恋,可是我再也写不出很闹心那样的文了哭唧唧,我觉得自己后面每一篇学院写得都不会超过《很闹心》了!不爽!




最后一张图送给这一篇里纯洁友谊的盾铁,祝你们友谊长存




评论

热度(323)

  1. 摩店阿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