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店

盾铁 RDJ本命 ALL铁
喜欢荷兰弟
在复联中偏爱鹰眼 喜欢JR但是我希望他和美队一样壮
锤基 基锤 EC CE
超蝙 蝙超 都吃 不太喜欢芭乐蝙的受
电视剧福华 电影华福
EM 瑟莱 亚梅 Kylux SK 德哈 暗巷组
Newtmas 苏美
二代虫绿 三代虫铁 暂时还没有get到贱虫的点

龙族恺楚
镇魂巍澜
琅琊榜靖苏

挚爱POI 愿意给李四叔买10000件大衣

拒绝RPS。官配和cp相撞时支持官配。

《内战之后》

无敌铁人:

“人只因承担责任才是自由的。”




注释①:请不要在转发或者评论里中伤任何一个(注册或者反注册派)人物,尊重每一个超级英雄,理解他们的经历和每一次选择。


注释②:本文将按照漫画《内战》后续:做《浩克世界大战》、《秘密入侵》、《黑暗王朝》、《五个噩梦》、《世界通缉要犯》、《斯塔克解体》等事件线索的简要梳理。




在一出好的悲剧里,所有的角色都有他们自己的道理。


也就是《内战》,这一场各有持有各有庄严的争斗对立中,原本双方并无对错,各自为了自己的决定无法后退。内战结局:美队死后,几乎没有人再提起他在不久前还是被通缉的对象,还是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死亡,唤起了人们对他对最美好的情感和追忆——伟大的战士、不屈的斗士、自由的哨兵。


 


但是,活着的另一方,刚从沉重的战甲中抽离,又背负了更沉重的责任,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在指责他,因为在其他人看来,“活着”的人就是“胜利者”,通过“背叛”“牺牲道义”加官进爵,成了神盾指挥官。然而在光鲜之下,他已经负重累累,他是在挚友的遗体旁痛苦自责的普通人,是早已预见到悲剧却无法言说无力改变的未来学家。


故事从内战后开始。女浩克指责斯塔克将她的表哥浩克流放到了外星球。这也是浩克没有参加内战的原因。*在内战前,浩克因一次失控严重破坏了拉斯维加斯(神奇四侠#534 #535),光照会将浩克捉住并把它发送到了宇宙中的一个无人星球(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浩克沦落成了萨卡星的奴隶)。而当浩克从外太空回来时,他决心找光照会的成员复仇,肆无忌惮地破坏整座城市,纽约还正处于战后修复之中。


此时的神盾局局长斯塔克知道复仇的浩克是冲着他来的,他必须出面拦下狂怒的浩克,于是穿上盔甲顶住了对面的攻击。镜头实时录下了他的演说:


“我是托尼•斯塔克,神盾局的负责人。是的,是我把浩克发送到了外太空。如果你们有人觉得他的回归应该有人负责且受到谴责的话,那么请谴责我。但是,我所做的一切,今天我将做的一切,我在未来不惜一切的所为,都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曾有人告诉过我……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这是一个小孩子都懂的道理,但事实上要做到它却一点都不容易。当我穿上这套装甲,拥有了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力量……或许我的心也承担了超出负荷的责任。但是今天……我会完成我的使命。我会保护你们……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紧接着发了疯的浩克就把他的盔甲砸烂捶扁了。


失去控制的浩克几乎摧毁了还在复建中的纽约市。


 


最终平息了浩克怒火却也已经是废墟一片。


《绿巨人世界大战》大事件后,马上就迎来了外星人斯库鲁的《秘密入侵》事件。在这个大事件中,复仇者元老之一的黄蜂女惨烈牺牲。(斯库鲁人是一类外星高科技种族,他们拥有与生俱来的可怕高度模仿能力,不仅能模仿其他生物的外形声音,甚至连DNA和能力都能模仿。)


 


在铁人、蚁人汉克•皮姆和神奇先生里德发现斯库鲁暴露之前,世界各地伪装成斯库鲁间谍就已经开始行动了。一个斯库鲁人伪装成神盾的指挥官,摧毁了天剑的太空站,一个斯库鲁人伪装成复仇者大厦的人类老管家贾维斯,向铁人全球控制中心的主机里注入外星病毒,导致铁人盔甲完全毁坏,全球所有和斯塔克工业公司联网的单位也全部瘫痪了(后来政府认定斯塔克对此事负有全责)。



伪装成复仇者的斯库鲁人与真正的复仇者产生了激烈的冲突,此时病毒已经入侵了铁人的盔甲,他被病毒攻占而无法行动,卡罗尔将他救出战场。两人找到了荒蛮之地原本的变种人基地,托尼决定在此把系统重组尽快重新上阵。


“我造第一套装甲时比现在的条件艰苦多了。我要做斯库鲁人做不到的事——动脑子。”


 


而在这场终极对决中,尼克•弗瑞重返战场,率领神音队和少年复仇者们以及幸存下来的特遣部队和斯库鲁人展先行展开了战斗。而此时真正的雷神索尔也出现在了纽约,诺曼•奥斯本率领雷霆特工队还有红披风都到了。


铁人最终也来到了战场。这是内战后多年来第一次,历代复仇者、注册派和反注册派的英雄们、甚至反派、罪犯们联合在一起,为人类为地球而战斗。超级英雄们的反击令斯库鲁人觉得大势已去,但他们手上仍有王牌,那就是黄蜂女珍妮特。



几个月前,伪装成汉克•皮姆的斯库鲁特工将一种感染后能随空气传播的病毒成长药剂交给了珍妮特,战场上触发后珍妮特变成了一个足以毁灭斯库鲁人和地球人的巨型生物炸弹……


尽管复仇者全力拯救,还是没能阻止她的自爆,眼睁睁看着她死去。




战斗结束后,总统认为铁人在这场战斗中有极大过失,“斯塔克曾经是那个站在世界顶点的人,他以为自己可以呼风唤雨。他向全世界承诺将始终保护我们,却没有做到。眼下有一种思潮认为:如果当初他们少一些自相残杀,多留意来自外部的危机,今天这一切将不会发生。”将铁人正式解职,并且任命诺曼•奥斯本(绿魔)为新的领导者。


 




这时候,与曾经的队友并肩作战的铁人以为能和雷神好好谈谈,修复内战裂痕:“索尔,我们很久没有站在一起过了,我……我只想说我很高兴你能回来。我很高兴我们终于可以……”



却没想到索尔只是回答道:“不要会错意了,斯塔克。我来这里是因为这里需要我。我告诉过你我不会再和你并肩作战,我告诉过你我不会再成为你独裁的工具。我非常厌恶你的所作所为,我也相信我不是在场唯一一个这么认为的人。这一切虽然不是你一手造成的,但你却间接成为了敌人的帮凶。”


 


(秘密入侵时史蒂夫还没有回来,这里是巴基队长。)


由于内战中铁人的做法令索尔感到了背叛,他始终没法原谅斯塔克(但我们需知道事实可能没那么简单:斯塔克拿了雷神的头发获得他的DNA,神奇先生里德•理查兹用此创造了克隆雷神,最后又是神盾局的玛利亚•希尔在战斗中放出了失控的雷神,造成了歌利亚的死亡)



 (Thor v3 003)


归来后的索尔将克隆雷神的责任全部归算到了他的老友斯塔克的头上。希望能跟索尔和解的铁人没办法让对方听进他的话,他被扯开面甲掐着喉咙,索尔痛斥了他一番并没有真下杀手,但也没有原谅他的所作所为。





 


 最后只扔下铁人留在原地。的确,托尼对于歌利亚的死一直心怀愧疚,歌利亚死后,他花钱买了一大块墓地以适合歌利亚的巨大遗体埋葬,斯塔克始终不能忘记间接由他造成的错误。在《内战:猜想》中,斯塔克希望能代替歌利亚成为内战中牺牲的那个英雄。而另一个世界的托尼•斯塔克就死于歌利亚侄子汤姆•福斯特的复仇。





主世界616的斯塔克同样要面临这件愧疚之事并受到谴责,甚至在他执行任务的期间,遭到了汤姆•福斯特的伏击,险些再一次死在他的巨拳之下。





那时的铁人的确成为众英雄和各方面人士心中最遭人恨的角色。不仅是女浩克,歌利亚的侄子,雷神,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人在战后斥责质疑斯塔克的初衷和良心。


新复仇者因内战中的立场不同,他们选择了反注册派,而将后来被政府追捕的生活都认为是斯塔克干的好事,埋怨是他将他们逼成了地下党。一切都是斯塔克的错。很多人不待见这个复仇者的领袖,或是神盾局局长。




是,你的确听说过他是漫威的背锅侠。


克隆雷神事件中里德和希尔的所作所为算作是他的错。


浩克失控而光照会把他送进宇宙,是斯塔克的错。


蜘蛛侠选择离开被反派打伤,希尔不听托尼的指挥而下达对蜘蛛侠的追杀令,也是斯塔克的错(即使他又派人单独保护蜘蛛侠的亲人。这样的秘密行动同时也得瞒着政府,不能让政府知道他这些帮助反注册派以努力控制事态的举动)。


而后美国队长于法院前遭受暗杀,斯塔克不在现场,这次九头蛇的阴谋跟他毫无关系,当然这也是他的错。


还有那些认为就是斯塔克造成了一切灾难的人,数年以后都没办法原谅他,卢克凯奇:“是他让我和我的妻儿过着逃亡的日子,我可没办法轻易忘怀”,而也是斯塔克一次次地控制了政府的行动,阻止了金并的阴谋。


他在监狱里收到了夜魔侠给他的硬币,那讽刺象征着“叛徒”犹大的硬币,在昔日好友面前,他是叛徒。


斯库鲁危机时,被病毒感染,他几乎没有办法自理,还是拖着病重躯体踏上战场,却无法及时控制局面,这到头来还是铁人斯塔克的责任。


黄蜂女最后牺牲他也必须因此承担别人的指责。


人们当然可以说这都是斯塔克的错,毕竟许多人包括他自己都是这样认为的:





(在史蒂夫投降,被押送到联邦法院前,叉骨伏击了他,而史蒂夫的女友13号特工因受九头蛇的洗脑而打出了最后也是最致命的一枪。美国队长被谋杀身亡。)


那时许多人不能接受这一事实,愤怒、悲伤、拒绝、质疑笼罩在人们的头顶上方,包括他最亲近的人也是。在队长的太平间,莎伦•卡特反而质问前来探望的铁人:“你对他做了什么?”


队长的遗体被放置在那里,气氛沉重压抑,而斯塔克想要解释:“不,莎伦,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以为是我想看见的吗?该死的,我只想做正确的事情……在试着拯救我们……难道你觉得现在我看到他的样子不痛苦吗?”


 


“你没资格这样说,斯塔克。”




美国队长的老友詹姆斯•巴恩斯在电视前看到演讲的斯塔克,决定去暗杀铁人,“我没法救回史蒂夫,也没办法做他想让我成为的那种英雄,我只能做一件事。就是杀了托尼•斯塔克。”


 




铁人同样也受到了来自注册派神奇先生里德的妻子的指责,她认为是托尼摧毁了他们的婚姻。


 




而队长之死也给其他的队友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许多复仇者暗地里认为真正的凶手是斯塔克,怀疑且监视他的举动。金刚狼找到了队长的棺木,见到斯塔克后威胁说:如果他发现美队的死亡和托尼有一点关系,他就会杀了托尼•斯塔克。


 




鹰眼也认为美队的死亡是斯塔克的错。“你知道是你把队长害死的吧?”


 


对此斯塔克没有回答,沉默地穿着盔甲离开了。




除此之外,秘密入侵后,汉克•皮姆将黄蜂女之死也怪到了铁人的头上。


在珍妮特的葬礼上,失去理智的皮姆当众质问正坐在那里的铁人:“我就在问你呢!托尼!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怎么能让这事发生?怎么能??告诉我!我真的想弄清楚!是你杀死了美国队长!!是你杀死了珍妮特!!但是你还坐在这!下一个死的会是谁?啊托尼?!


 


为什么人们会如此荒诞的把原因都归结到铁人身上呢?因为在下意识中,人们无法面对愧疚,不敢去想自己身上的问题,不敢怀疑自己的选择,害怕内疚击垮意志,引发对自己的冲动伤害,所以取而代之,启动了一种自我保护机制——责怪他人。此乃人之常情。


唯独没有这样做的人,是斯塔克。面对所有人的目光,斯塔克缄默不言。他看着曾经挚友的遗照,而对于汉克•皮姆的质问,他一言不发。





除了各方队友的谴责之外,内战后的斯塔克的名声在群众中也变得越来越坏。


在《五个噩梦》的连载中,小斯坦恩窃取了斯塔克的技术,同时安排了四处自杀性炸弹在洛杉矶、东京、巴伦西亚和长岛的四处斯塔克企业附近,并且自己来到长岛和托尼决一死战。最终即使阻止了小斯坦恩的阴谋,大火在斯塔克工业处熊熊燃烧了将近一周,毁掉了一切,只剩斯塔克坐在废墟之上。


 


而他们对于斯塔克这次的遭遇甚至可谓是冷眼旁观,不屑一顾。




此时斯塔克在所有人心中的形象已经变为:“法西斯。杀手。战争犯罪者。卖国贼。罪犯。




而面对所有的怨恨和指责,都不足以抵上斯塔克对自我的忏悔自责来得痛苦。就如他在被浩克痛击之前所说的那样:“如果你们要谴责谁,那就谴责我吧。”


的确,人人都渴望自由,但却不是人人都愿意承担相对应的责任。他们在潜意识里选择逃避自己那部分责任的同时,会把一切归咎于那个铤而走险而做出行动的人,以减轻心中的压力和罪恶感,那个人恰恰也是为了自由与责任两面硬币能保持平衡而自愿承担后续而来的怨声载道。




浩克暴走时,所有人无能为力,只有更强大的哨兵能阻止浩克,但是哨兵却担心自己的力量不能控制而犹豫不决。此时斯塔克跟他说:“力量同样也让我害怕,罗伯特,每一天我都要为我的行为做出选择,它们将影响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的生命。伴随着这么重大的责任,我又该如何下决心做决定?在这种时刻,下定决心袖手旁观是很自然的。但无论你做什么,或是什么也不做,数十亿的生命都可能会死去,无论你想或不想,你都有责任。”


当你拥有力量阻止罪恶发生,而你又因各种原因无法做出举动时,不好的结果发生了,那就是你的责任。英雄们也许会受到追捧,或者鲜花、掌声的感谢,但他们也做着不被人理解的事情,招之怨言,受其恐吓,还有更多不堪入耳的侮辱,这都属于生活中的一部分。


发生在菲律宾马尼拉的一次恐怖袭击后,托尼参加牺牲的超级英雄的葬礼时这样感慨:“英雄的葬礼总是尤其糟糕。我们这类人不常能活到老死,所以总有使命感萦绕心头。总有人憎恨你能存活,也总有秘密身份这样的阻碍。你一次次拯救了你的城市、你的友邻、甚至的你国家,但是你甚至不能公开享受这份光荣。所以这些应该设立国家纪念日来哀悼、应该有成千上外的人前来致哀的牺牲,最后只有家人与伙伴仓促到场。”



 (《五个噩梦》)




自由不仅意味着个人拥有选择的机会并承担选择的重负,而且还意味着他必须承担其行动的后果,接受他人对其行动的赞扬或者谴责。自由与责任,实不可分。


他询问战后修缮工作的工人是否需要帮助,可是却因为秘密入侵和后来小斯坦恩的袭击导致铁人的盔甲一直不能正常地进行控制连接,他甚至没办法顺利地操作盔甲。想要帮忙的托尼失误了,而此时的群众对托尼已经失去了信任,只有厌恶。



“看看他们。看看这些我曾经保护的人的表情。轻蔑、尴尬、不信任……”




托尼失去了公众的信任,他在秘密入侵时拖着病重的躯体上了战场,控制最后一台备用盔甲找到失踪的人们,但这都抵不过奥斯本和政府对他的诬陷,他们毫不犹豫地将他驱赶下了高位,开始了蓄谋已久的阴谋诡计。离职检查的托尼离开后,奥斯本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数据库试图查询英雄们的个人秘密身份,他的野心终于暴露了。但他却发现托尼在系统内植入了病毒,原来托尼对这早有防备。数据库一被访问就触发了病毒,使得整个天锤局的系统都陷入了瘫痪。




奥斯本为了拿到那些珍贵的超级英雄资料,不惜一切地要从斯塔克那里取回,宣布:这意味着战争。



 (《全球通缉要犯》)




在绝境病毒的改造下,托尼的头脑就如同一个硬盘,上面储存了所有相关的数据,包括所有奥斯本会妄图染指的内容。托尼可以像使用外置硬盘一样使用自己的大脑。



(图为《围城》时期因大脑问题而昏迷的斯塔克)




所以,他的计划就是进入自己的大脑,抹掉上面所有的数据。


然而抹去所有数据对托尼来说也相当于毁坏了自己的大脑。他的脑细胞会归零。


他说:“好消息是所有的国家机密,所有计划,所有奥斯本想要的东西都将被清楚。而记忆,人格,一切,甚至我的神经系统和条件反射都会一片空白。我也会被抹除,全部抹除,直至,坦率地说——是脑死亡。”




这就是托尼为了保证队友的安全,给自己安排的计划。即使代价是毁掉他的脑子——他一生中创造所有事物的源泉。


佩珀和希尔震惊到无法接受这个计划。希尔非常愤怒托尼就准备这样以这样残忍的方式放弃自己的大脑,讽刺他为何不直接一枪打死自己。而托尼对此的回应却十分冷静:“子弹不一定能销毁脑子里存放数据的地方,我不允许这些数据出一丁点儿问题,唯一能保证这些数据不会落到奥斯本手上的方法就是彻底抹除这些内容。”


 


他说:“我犯过很多错误,最大的一个是没想到我们会输得这么惨——我会输得这么惨——惨到连活着都是累赘。”


铁人知道奥斯本会一无所获,而且下一步便是将目标转移到斯塔克工业上,他把公司托付给了佩珀,希望佩珀能亲自结束斯塔克工业。他已经把最后的资产也交了出去——决意牺牲一切。




随着删脑进程的加深,斯塔克的智力水平愈来愈低下,他逐渐地开始搞不懂那些盔甲该如何操作——这对他的大脑来说太难了,他流浪在法国街头,像个流浪汉一样落魄地躲避着奥斯本的追捕。


最后斯塔克来到了阿富汗,他和殷森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他造出马克零的地方,他成为铁人的起点。他在这里靠着以前自己写下的笔记指引,再次造出了马克零。




“这里是我遇到殷森——一个和平主义的工程师——的地方。他看着我,没有看到一个醉生梦死的混账花花公子,而是某个值得些什么,至少值得为之而死的……”


“一切开始的地方变成一切结束的地方。”


“再好不过。”


此时的斯塔克已经不记得哈皮,不记得制造盔甲时电线该如何处理,甚至连最基本的单词拼写都会出现错误。但他仍然记得所谓的“错误”。这个错误毫无疑问指的是超级英雄注册法案的资料。自从内战结束,史蒂夫•罗杰斯死于莎伦的枪击之后,由这种性格所带来的愧疚感就一直伴随着托尼,这种愧疚感贯穿了神盾局指挥官时期,黑暗王朝时期,并且在他删脑的最后时光中也未曾消失。





准备履行自己所能尽到的最后一点责任的托尼准备前往迪拜,那是他的终点。而诺曼•奥斯本也穿上了钢铁爱国者,准备和托尼在迪拜的沙漠里进行最后一战。


 当奥斯本发现托尼脑中的数据确实已经荡然无存,他终于决定杀死托尼。幸而扮成金面夫人潜入神盾的小辣椒依靠AI使得奥斯本所偷走的所有史塔克技术全盘瘫痪,同时又将奥斯本与托尼的战斗场面直播给世界上每一家媒体,奥斯本不得不放弃谋杀,托尼才保住一命。




 


“颅骨受损,鼻梁断裂,颧骨粉碎,脑震荡,脖子上中了一枪,断了六根肋骨,还有烧伤,刀伤,瘀伤……基本是长期植物人状态。”


 


在他脑内的意识世界里,他与自己的父亲霍华德以及母亲玛利亚重逢,虽然这时他已经不认识他们了。斯塔克身处荒漠之中,他似乎在挖掘某些东西,不肯停下来。而且,时常会有哨兵来攻击他们。一切都在循环往复,似一个永无止境的噩梦





现实世界中,小辣椒、希尔、布莱克医生、黑寡妇、巴基队长正在观看托尼留在MK1616中的一段视频。镜头中的托尼直视着所有人,他早已预见了自己的死亡,讲述了他的想法和计划、脑删后的安排,以及重启他大脑的方案。


“死亡是超级英雄的退休计划。”





 


詹姆斯•罗德带来了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正处于痛苦挣扎中的佩珀变得十分激动。美国队长已经死而复生,她说:“哦,感谢老天。”(史蒂夫没有真的在内战中死去,他被特殊的枪击中,进入了时空流中。)







佩珀问为什么他们都来了,队长说:“因为铁人有麻烦了。而我们要一起带他回来。”于是,重启托尼的手术开始进行。首先,之前在佩珀受伤时植入的反应堆被取出,重新植入给了托尼。第二步是将备份在硬盘上的内容导入托尼脑中,这也正是之前托尼要玛利亚•希尔去老基地取硬盘的原因。第三步则需要雷神的雷霆之力和美国队长的盾牌,通过能量的冲击来激活他的大脑。



然而,顺利完成几个步骤后,托尼却没有醒来。







仍困在潜意识中的托尼发现,自己胸前的反应堆突然亮起来了,但他的脑中失去了这个东西的概念,完全不知道这东西该如何使用。


霍华德告诉这东西可能和那件装甲有关,提议托尼穿上试一试,托尼拒绝了。因为上次在潜意识中他试穿时差点因此死掉:“那很疼,穿着破玩意儿很疼”。在自己的头脑中,斯塔克仍然在抗拒铁人这一身份以及可能带给他的伤害。





史蒂夫找来了奇异博士帮忙,希望他能进入托尼的意识中唤回托尼,奇异博士见到了迷茫万分的斯塔克,朝他伸出手:“我来带你走出你现在所在之地。世界需要铁人。”


托尼面对自己,下定决心反抗眼前的景象,用胸前的反应堆发出了奋力一击,用自己的力量击中了迎面而来的敌人。








托尼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我就是铁人。现在怎样?”




但他仍然没有马上离开这个世界,史蒂芬受到现实的攻击而退出他的大脑意识。孤身一人的托尼发现,路上踏着鲜血迎面走来的人群都十分熟悉。“我认识你们……我认识你们每个人……”





这些都是托尼潜意识中认为是自己害死的人。


而在道路的尽头,托尼发现等在那里的是他的父母,霍华德和玛利亚。


 


站在一片血海中的父母神情冷漠,告诉托尼这里就是他的家,这片血海就是他留给世界的,这是斯塔克家的遗产。


鲜血从他的脚边流过,越来越多,越来越汹涌。


 


霍华德大声呵斥,就像对待小时候的托尼那样,让他听清:“这就是你!这就是我们的为人!”


 


“母亲,救我——”


玛利亚冷漠地面对着他的儿子,甚至指责托尼的心理有问题,而且对自己犯下的错已经无力回天。


“不许和你的母亲顶嘴!!”霍华德抓着托尼的头发吼道,“快该死地给我坐下!!”


 


玛利亚的冷言冷语、霍华德的愤怒的指责与不容反驳的命令仿佛就要把他再一次搞垮了。他们逼着托尼认清自己,一切就好似地狱般恐怖。


 



 


面对轰然压顶的指责,他压下恐惧不安,像是与一头猛兽较量而立起僵化的身躯,用最后的行动说:


“我想补救这一切。”


“我想要变得更好。”


 


“我自己的路由我来决定。”一切都融化了。


Ghost差点就杀死了没有意识的托尼,千钧一发之际,托尼苏醒过来,关掉了依附于电话网络的Ghost,并及时解救了奇异博士、罗德、佩珀和希尔。


托尼回来了。


 


史蒂夫在收到托尼苏醒的消息后前来探望老友,却得知由于在备份大脑时有缺失的数据,托尼的大脑有损伤,他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


 


斯塔克清醒来之后对之前提到的秘密入侵,所谓的内战,他的逃亡岁月,他的挚友——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之死完全没有印象。在官方发布的一篇对托尼在秘密入侵逃亡删脑后的精神检测报告中写道,战后他在恢复的过程中其实患有酒精依赖症和重度抑郁症,恢复的确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而罗杰斯已经复活的现实也没有减少记忆对他的反复折磨。斯塔克参与了大量心理、体质和智力的检测来确保大脑“重启”的成效。 





然而斯塔克在心理上还在煎熬着。他面对着他自己的错误,却不记得他为什么犯下错误,不记得他做了什么。





斯塔克被人控制过,他辜负过,他迷茫过,他自毁过;尤其是内战开始之后,一直到他成为局长,被追杀逃亡,他不断地承受外力裹挟,却从来不推脱自己身上的责任,将所有的罪责都刻进脑海里——即使真正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他,而他才是勇敢做出选择、承担那些莫名指责的人。(真的是他的错吗?事实真的就是如此吗?轻而易举地将所有的问题归于一人头上,这就是我们满意的答案?)


所谓美好社会的密码,也不过就是人人都承担起责任。种种情况表明,斯塔克是这样一个人,一丁点的错误都会被他视作是自己没有做到更好,而他的负罪感不会凭空消失,所以他认为自己必须采取行动,并且承担责任,问题才能得到解决。如果没有人承担责任,社会又将变成什么样子。于是他站了出来。总得有个人当守卫者,总得有个人站岗。




或许斯塔克只会回答道:“如果是为了保护人们的安全,树敌无数也没什么可羞耻的。”




而我们也知道,他终将会再次绝境重生,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人将无法实现之事付诸实践正是非凡毅力的真正标志。




 




Wracked by guilt and crackling with power.


万罪所压而不催折糜灭,穷途末路还以雷霆一击。



评论

热度(845)

  1. 川合瑪酒无敌铁人 转载了此文字
    我哭到昏厥哭到发疯
  2. 百里渐离无敌铁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numbgps无敌铁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