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店

这是一个看文号

镇魂 巍澜
SCI谜案集 瞳耀
四位哥哥都是我的本命
吃合作向RPS

盾铁 RDJ本命 ALL铁
喜欢荷兰弟
在复联中偏爱鹰眼 喜欢JR但是我希望他和美队一样壮
锤基 基锤 EC CE
超蝙 蝙超 都吃 不太喜欢芭乐蝙的受
电视剧福华 电影华福
EM 瑟莱 亚梅 Kylux SK 德哈 暗巷组
Newtmas 苏美
二代虫绿 三代虫铁 暂时还没有get到贱虫的点

龙族恺楚
琅琊榜靖苏

挚爱POI 愿意给李四叔买10000件大衣

官配和cp相撞时支持官配。

【冬铁】Brooklyn(乐队AU,PG一发完)

brightside:

简介:乐队au,PG一发完,普通人,Bucky是乐队主唱,Tony是他的小粉丝。




预警:这文不好看,脏话预警,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稀里糊涂的想了很多,因为叙述方式或者能力的原因没能都写出来,凑活一下吧。












【一】




     “看到没,他是我的男朋友!”




     Bucky在交错嘈杂的人声中捕捉到了这句话,一缕调皮的气流,咻地一下从耳旁蹿过,在搅动的光柱中流窜。




     “乐队里的那个是我的男朋友!”




     那声音继续嚷道,Bucky想方设法穿过黏糊糊的人群,绕过那些汗液、烟草以及酒精的味道。夜风在他推开门的时候涌上,脸颊又冷又热,城市树林般丛立的高楼黑压压的长在眼前,他抬头仰到脖子酸痛才在某个高楼的间隙中找到一块月亮。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接通后传来Pepper的声音。




     “嘿,挺久没联系你了。”对方的声音在这时停顿了一下,带着些窘迫的味道,Bucky抽了抽鼻子,吸进一口呛人的冷风,等待着,终于。“Bucky,你知道Tony回纽约了吗?”电话里的女声说。




     拿着手机的男人将背靠在酒吧肮脏的门框上,“现在我知道了。”他说。






【二】




     Bucky曾经花过很多时间思考如果回到最早的那个时间,他们结束了一曲的表演后人群涌了上来,一个眼睛格外亮的小子冲他嚷嚷着某些被聒噪淹没的话。Bucky当时犯了个错误,他亮出牙齿的笑,俯下身子朝对方侧过脸,“什么?”




     他们之间隔着两个肩膀,喝了一半的啤酒,还有噪音,很多很多的噪音。Bucky不得不倾着身子,将自己汗湿的头凑过去,仅仅是为了听清楚一句话。




     然后那个不天高地厚的小子凑到他耳边,没有任何的话从对方因兴奋而发红的嘴唇里跑出来,它们被用在给Barnes的脸颊印下一个吻,柔软又短暂,伴随着哄笑,所有模糊和清晰的光线都搅成一团,Bucky仅仅能从光团中找到始作俑者的脸。




     鼓噪的乐曲还在响起,“Tony Stark。”那小子指着自己发红的脸,用尽全力的大声嚷嚷道,眼睛因为兴奋而反着光,然后他伸出手,将Brooklyn的乐队主唱和主音吉他手从台上扯进了人群中。


     从高处被扯进混乱麻烦里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就像是Tony在之后也不断对他做的那样,像是被扯进糊涂的泥水中。




     那场演出很完美,跌入人群在那种地方从来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插曲,你可以在哪种地方炸掉一辆汽车,所有的人依旧为你欢呼。但是Bucky他在之后的日子里依旧不断的想着,想着如果他能够在做一次选择,他是否还会问出那个问题。




     他甚至花上了几个小时,一遍又一遍的回想。


     然后Bucky意识到如果他能够重新选择那个时刻,他会牢牢闭上自己的嘴巴,然后给那个小伙子一个笑,“操你的 ”那种笑。因为那样他就不用接受之后来的所有失望、牵扯不清,混乱和随之而来的附带损害。


     即使这意味这他也不会拥有这辈子最好的夏天、阳光底下的屁股、挂着水汽的果汁和许多软绵绵又牵扯不清的情话。还有他们开车兜风的晚上,他们在地面上旋风般刮过,快的就像是快要撞上月亮。




     副驾驶上的家伙被吹成一副乱蓬蓬的摸样,Barnes得费一番功夫才能找到他男友撅着的嘴,重重的亲上去。所有这些,所有这些像是圣代顶上的草莓的甜蜜多汁东西,他都愿意拿去换来从一开始没有喊出那个问句。




     如果Bucky Barnes知道他得经历那些糟心的离开,他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认识Tony。


     是的,什么人生拥有过美好就已经足够的屁话在他那不好使。那就是个拙劣愚蠢的谎言,分手和从来没认识过,他选择后者。




     但是没有人会给他这个机会,叫做耶稣的老头子不会,街角抱着公益捐款箱的男人也不会——不管Barnes给那个箱子里塞多少钱,当然了,Tony也不会。所以Barnes得带着这些叫做记忆的东西过活了,它们就像是昨天刚刚才发生,该死的清晰。




     Bucky依旧记得在睁开眼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张凑的过近的脸,从窗帘缝漏进的阳光照亮了对方脸上的绒毛。


     这看起来太好笑了,Barnes不得不朝对方吹了口宿醉后不甚愉快的气,妄图给那些细小的绒毛一些变化。然后换来了熟睡者来自于梦中一巴掌,清脆的就像是这件事本该发生那样。


     Tony从一开始就展现了他的天赋异禀。可惜那时的Bucky没能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扭了扭脖子,给自己找了个妥帖的位置等待下一次适合起来的时间,肩膀顶着对方热乎乎的胸口。




     都怪那捋阳光,他最后想着。






【三】




     起初Bucky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过是和歌迷玩了一晚,他想着,那时的Barnes虽然是个会记得每天把自己的下巴刮的光亮的年轻人,但是这种事情已经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没有什么值得好惊讶。




     就像是Natasha说的,每个人都有麻烦,她和Clint的麻烦,Brock和他不明不白的朋友和从来不断的挂彩,Steve作为经纪人每天都得焦头烂额的给他们收拾烂摊子。


 


   Bucky已经算是好的了,他没有和药或者是危险的人扯上关系。从不迟到、按时排练,不会突然消失一个星期然后黑着眼圈出现,也不会在表演结束后的庆功宴上和别人大打出手只是因为某个人多看了两眼自己的前女友。




     Bucky也许会和歌迷有些“交流”,但是歌迷没有什么,歌迷很好,简直是他们所有乱糟糟的生活中最好的东西。




     站在台上看到底下声嘶力竭的冲撞情绪总是会让人特别兴奋,知道自己对于别人有意义是件有趣的事情,更别说成为其他人人生中的一部分。Bucky有时会觉得自己在那一刻迷失了,好像他只是个容器,里头装着别人所期待的那种东西,然后那个东西开始带走他,带走每天从破旧公寓里醒过来的那个乏味的自己。




     Tony是台下人群的一部分,不常出现,Bucky在那一天之后才开始注意到这个。那个小子不是每天都会来的那种铁杆粉丝,起初他是这么想的,半拉子的小兔崽子。后来他知道这是因为这个小兔崽子得上学,喝酒都犯法的高中生,当然,这是后来的事情了。




     那个家伙的自我介绍很管用,Bucky开始在人群中投注些视线,用来找到那个叫做Tony Stark的家伙。有时候一无所获,有时候他能找到。对方打扮的不着边际,脸上挂着油彩和眼线,臂膀上的汗水在光线下反射着亮光。




     Bucky通常只是瞥过对方,出于不希望那家伙太得意的心情,好像他才是站在底下抬头看的人一样。但是Bucky又很快意识到自己正在不断的瞥过那处,视线如果是张粗粝的砂纸,那么这块地板也许会被他磨得闪闪发亮。


     所以最终他停止了这种幼稚的赌气行为,他看着那个小子的方式像是要在对方的脸上凿一个洞。并且在这场演出结束后行动。




     他们拎着繁琐的器具从酒吧的后门出来,老好人Steve先一步自告奋勇的去开车,他们则是缩着肩膀等了一会,然后Natasha拿出烟盒,大家迅速伸手,各取所需。




     Bucky费力的吸了口抽不惯的眼,他的视线穿过酒吧旁的拐角。旁边二十米远的地方有几群簇着的人。其中一个蹲在零食贩卖机前面,旁边就是低着头的Tony Stark,他正背对着Bucky站着。




     接着乐队的主唱将烟夹在手上,朝对方快步走去。




     两分钟之后Bucky拎着那个家伙回到了他的队友前面,所有人都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包括满脸通红的歌迷。




     他的一只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抽不出空,Bucky不得不用夹着烟的那只手指了指怀里的家伙,烟灰在这个时候跌上他的手背,留下滚烫的触感。




     “Tony Stark。”他指着对方的脸,就像是这个小子第一次自我介绍时的那样。




     “喔。”Cilnt挤了挤眉毛,第一个反应道,Natasha不动声色的撇过脸,Brock则是干脆的低下头,喉咙里发出了点不清不楚的声响。




     歌迷睁大眼睛愣住了几秒。


     “喔……”他也跟着冒出这么个音节,肩膀在Bucky的手臂底下动弹了两下,接着他用手揉了揉眼睛,把眼角处用油彩写上的Brooklyn都磨花了。




     Bucky最早的后悔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Tony抬起头看向他,眼睛亮闪闪的,眼角处是一片模糊的油彩。


     如此年轻,Bucky想着,他故作镇静的脸下是堪比惊心动魄的恐惧。




     他捡了个懵懂的小男孩,并且需要为此负担起责任。他想着。因为这从此刻开始,这是他的小男孩了。








【四】






     Clint曾经念叨过:“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人,让你觉得之前你是瞎的。”Bucky不是很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强调那个人,又或者是要强调自己是瞎的。




     但是他的确觉得这句话大概是有点正确的,因为他在认识Tony之后才发觉自己以前是聋的。




     他早该想到的,一个小屁孩可以制造多大的动静。也许他是会在乐队里制造一些噪音,但是在生活里Bucky坚信自己是个安静的人,特别是和他的邻居们比起来。比如他隔壁房间的情侣常年累月的制造出吵架和做爱的声音,Bucky只会弹弹吉他而已,相当安静。




     但是Tony,自从他认识Tony之后一切都变了。


     起初他以为是年龄的问题,他的小男孩还在青春期的尾巴上,每天都像是个上足了发条弹簧玩具那样转个不停。这点体现在Tony做的每件事情上,走路、吃饭、喝水,甚至在他们买饮料的时候,Tony表现的像是个从来没有见过汽水一样。他总是美滋滋的灌下一大口,徜徉无比,再把带着果味的气吹在他的男朋友脸上。




     这很烦人,但是Bucky得承认,但是也有点可爱。




     Tony没费多少工夫就和乐队的人混熟了,他和所有没有经历过挫折的小屁孩一样,在付账单上格外慷慨。


     最先被打动的是Clint——当然会是Clint。


     接着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从Steve到Natasha,到后来Bucky甚至怀疑Tony和他的乐队比他本人和乐队成员的关系还要好。他渐渐从中发现他的小男孩是个狡猾的家伙,会在别人面前装出好模样来获得善意的那种、狡猾的家伙。




     这个答案足以让Bucky推翻之前给对方贴上的“不谙世事”的标签。这和年龄没有什么关系,那个小屁孩是可以表现成熟一点的,但是他就是不愿意在Bucky面前这么做,甚至随着年龄的增长变本加厉。




     如果说十八岁的Tony还只会趁他洗澡的时候偷偷把热水关掉,害得房子的主人得光着屁股满屋子的追那个捣蛋鬼,十九岁的Tony已经能够熟练的撬开反锁的厕所门,趁Bucky还在马桶上防备不及的时候用水枪糊对方一脸番茄酱。




     这点实在是太不公平了,Bucky得到处跑商演来养活他的小男孩,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却把所有吃下去的食物所转化出来的能量——都是花钱买的——用来伤害给他食物的主子,没错,他就是想用这个词,主子。


     简直就像是自己辛辛苦苦的养大了一个龙卷风幼崽,然后看着那个龙卷风一边哇哇大哭一边把自己屋子搅成团浆糊。




     Bucky为此愤愤不平了很久,他有时候得借题发挥,比如说隔壁的情侣又发出不雅噪音的时候Bucky会拉住对方的手臂,“嘿,我们可不能输。”他在黑夜里将眼睛睁的大的,坚定的看着对方,像是准备走上战场的士兵。




     而他愚蠢的小男孩总是轻易的上钩,“好!”Tony斩钉截铁的撅起嘴亲他,眼睛眨得飞快,“让他们看看摇滚的精神。”他咧着嘴说。




     去你的摇滚精神,每次对方这么说Bucky就得这么想,混合上之前积累的怨气,Bucky总能轻易的让Tony无暇摇滚,软绵绵的像是融化在奶油海里的猫。




     每当这种时候,所怀着的怨愤就骤然消失了。他的小男孩如此愚蠢、易被欺骗,他怎么能容忍任何理由令他把对方扔回在大街上的某个地方,Tony有可能会死,或者被卖到太平洋的某个岛上。他不能这么做,愤怒或者房租,或者某天他大概会被Tony吵聋,这所有的理由都不能让他这么做。




     这种自我说服就像是某种循环,周期视Tony的表现而定。




     Bucky慢慢让自己能够和对方带来的烦躁和谐共处,特别是他在知道Natasha养的猫抓烂了她的沙发之后,他就更加从容了。


     他养龙卷风可以在演出结束后从人群里冲出来,用两条钳子似得手臂抱住他,哪里会有猫能做到这种这种程度呢?




     等等,猫好像的确能这么做。








【五】




     Bucky第一次意识到Tony骗了自己,已经是在他说服自己后的几个月了。




     某天Steve忽然神色紧张的冲到他面前,开始滔滔不绝,故事的内容听起来像是我刚刚听到隔壁酒吧的老板听到他的兄弟的女朋友听到闺蜜的上司的合作伙伴的侄子说的话,故事的结果就是Tony Stark的父母是个阔佬。




     他在听到这个结果后首先想起了昨晚的布丁,那种价格不便宜的高档货,说好的一人一半,但是等Bucky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包装盒尸体。他的男孩一脸无辜的看着他。“高档货就是不一样,”Tony脸上的得意就像是他刚刚下肚的是什么了不得的玩意似得,接着他砸吧了一下嘴,“滑溜溜的,一不小心就把整个都吞下去了。”




     “操。”他当时是这么说的,在Steve讲完那个故事后也是这么说的。




     Tony是个有钱佬家的小孩,却还抢他的布丁,Bucky为此怒火中烧的想了好一会,才意识到Tony骗了他,也许不是有意为之,但是Tony骗了他。




     麻烦鬼从来不谈论他的家庭或者学校里的生活,Bucky甚至一度以为Tony可能是某个科学家用试剂兑出来的产物,用途是让像Barnes这样的街头乐队主唱死于心力衰竭。但是在答案被揭晓后,Tony Stark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就变得有迹可循了。




     这件事让Barnes着实消沉了一阵,也是他第一次和Tony分手。




     消沉的关键在于他得开始接受一个事实,而那个事实如同烧红的炭火一样在他的鼻子前面晃荡不止,惹人生厌。


     Bucky并不是想说自己对于那些家庭优渥的宝贝疙瘩有什么偏见——也许他确实有,但就像是Natasha之前一边喝着气泡饮料一边说的那样。这样的家伙通常只有


两个结局,一个是把自己玩完(这就意味着周围的人得陪他玩完),一个就是乖乖的撅着屁股回去干该干的事情。




     他曾经以为自己和Tony之间就差几步路,迈开腿,然后就可以把那个家伙拽到自己身边。而现在,Bucky得开始接受他们之间隔着个峡谷,有个横在他们之间的黑色地带,不管谁踏入都会掉下去。




     这感觉实在太不好过,所以Bucky第一次和对方分了手,他们冷战了两个星期。


     在那两个星期里Bucky不止一次的梦到他的小男孩左手雪茄右手红酒从劳斯莱斯上下来,说着“放心的尽情摇滚吧,Bucky,我养你!”身后的钞票像是妖精一样满天乱飞,手指上的十个金戒指闪闪发亮。




     这梦太他妈的诡异了,他每次从中醒过来都得汗毛竖立的冒上半天冷汗。然后摁开枕头边的手机,盯着屏幕上被梦里的那个家伙设好的屏保。


     画面里的他正在低头给吉他调音,Tony站在离镜头极近的地方做鬼脸,耳尖红红的,右下角还有Brock的半截毛茸茸的腿出境。




     这张照片里有某种令人平静的力量——那截腿没有,它令人烦躁。如果Barnes是评论艺术家他大概会把这张照片夸做是世界上最值得放在卢浮宫里的艺术品。但是他不是,所以这张照片只能做挂在他手机上的艺术品。




     Tony在之后给他解释了这张图片发生的原因。


     Bucky低着头不是在调音,而是在努力抠掉被掌镜人贴上去的粉色小马贴纸,Tony的耳尖红红的是因为某个生气的暴力狂用魔爪拧了他的耳朵,Brock的小腿会出镜是因为他正顶着一头因为午睡而乱糟糟的头发,双手叉腰,“你们两个他妈的有完没完啊?”




     没错,既然他们还能继续讨论这个问题,那么第一次的分手必定是没能成功。


     这只是Barnes无数次分手战役的一个序幕,在冷战结束后宣告失败。




     Clint在半夜打电话告诉他Tony缠着游乐园打靶铺子的老板,不肯让人家回家睡觉,因为那个他想要打中最中间的罐头。“老板都快哭着把熊塞我手里了,说拜托我们放他睡觉。”对方的原话是这样的。


     最终Bucky不得不骂骂咧咧的从被窝里爬出来,给他的小兔崽子打最中间的罐头,冷战因此而结束。




     这件事可不能怪他,对吧,破棉花塞的熊而已,他怎么能让他的小屁孩得不到。


     小屁孩就应该用一副憋不住要哭的样子抱着大破熊,简直天造地设,比Tony和Bucky还要天造地设。






【六】




     他们之后大大小小的分手了很多次,在最后一次之前Bucky都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知道了所谓的“真相”。




     一方面这有点矫情,就像是古典爱情小说里哭哭啼啼为自己的出生纠结不已的女主角,他可是酷到爆的乐队主唱,说出什么“为什么你家那么有钱”这种鬼话还不如撞死在Brock的鼓架子上。


     令一方面,他不认为这些话说出来能改变什么,搞不好他们会因此真的分手。




     Bucky决定先保持随波逐流,在被冲进真正意义上的像是哈莱姆区的下水道一样深不可测的现实之前继续沉默。




     但是Tony无疑是从一些迹象中发现了这个,他们争吵开始变得频繁,频繁到令他不断的怀疑一个十九岁的青春期小屁孩为什么能有那么多烦恼,以及一个十九岁的青春期小屁孩怎么能带来那么多的烦恼。




     就像是Steve说的,乐队的每个人都有点私人问题,而他的私人问题正在由他自己慢慢变成Tony,Bucky甚至开始无暇顾及自己的问题。




     Tony正站在那个名叫“把自己玩完”的悬崖边上,Bucky则是在另外一个有着同样名字的悬崖边缘。有根绳子将他们绑在一起,Bucky不得不顶着大风朝对方喊叫,以救下他们两个人的性命。


     为此乐队像是隐约中出现了两个阵营,Brock认为他应该和Tony分手,Clint和Steve则认为事情还没有那么糟,至于Natasha,噢,Natasha,她的阵营是“你是和大猩猩谈恋爱我也管不着只要你不缺席排练和gig”。




     那段时间简直是Bucky能经历过的最混乱的日子,要知道他的生活平时就已经够混乱了,“最混乱”这个说法绝对是一项殊荣。


     他在那段日子里有了些以前从有过的经历,比如说两个在脑海里打架的声音,一个说因为你对他太好了才会让那个家伙得寸进尺,另一个说Tony只是太年轻了对一切都充满迷惑。




     这些声音会整夜整夜的脑子里播放,就像是动画片里永远蹦跶不停的兔子,Bucky感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艰难,因为他会需要在被兔子蹦跶了一晚上后爬起来排练,还要在令人精疲力尽的演出后去其他的酒吧找到他被宠坏的小男孩。




     这是一段痛苦且艰难的旅程,Bucky几乎要认为自己无法继续支撑下去,如果不是每次他们分手又和好后,Tony将自己整个的塞进他的臂弯之间的话。




     每当这个时候Bucky就能找到那个答案,关于他们为什么要如此烦恼的答案。




     因为他们都只是普通人,普通人就是会为这些东西烦恼。




     放在角落忘记吃结果发霉的苹果,衬衫上掉下的扣子,溅在新衣服上的油渍,错过的班车。这就是烦恼本身的样子。既然人们会在意如此微小的东西,为什么Bucky不能为那个比他小了八岁的年轻男友烦恼呢。




     八岁足以承载很多东西,足以让Bucky系紧和对方连着的绳子,英勇就义般的随时准备和对方跳下那个山崖。更别说Tony有着他自有的魅力,他奇异的浪漫。




     Bucky依旧记得六年前的那个十月份,他从中餐店里拎着快餐盒出来,手机在他的裤兜里嗡嗡作响,接通的时候Bucky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看你后面。”电话里的人因为兴奋而气喘吁吁。




     “什么?”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在心里嘀咕着那家伙该不是偷偷跟在他后头吧。可惜在转身后街道上只有陌生的人群。




     “这是恶作剧吗。”他说。




     “当然不是,抬头,James,你要抬起头才能看得到我。”




     Bucky傻乎乎的看了半天,在一堆被建筑物占据的天空搜索了好一会,才像是忽然意识到的,他在拐角处的楼顶上找到了Tony被风吹的一团乱造的脑袋。




     “操。”他嘟囔了一句,在这个短暂音节发生的瞬间脑子里起码闪过二十部撕心裂肺的影视作品,什么从大楼上跳下来,血肉横飞的那种,“你在那干嘛?”他几乎是急切的提高了音调。




     “嘿嘿,别紧张,老兄,”Tony给他挥了挥手,“我就想是打个电话让你看看我。”




     Bucky先是皱着眉,在他张着嘴想要念叨些什么之前,“我想让你这样看着我,就像我看着你一样。”电话里的人说,“就像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非常努力的抬着头,指望你看我。”




     楼底下的人想说的话瞬间就被堵住了,Bucky能明白这是指他们的关系,有时候他会忘记粉丝这层的身份,而此刻Tony重新说了出来,居然让他觉得挺浪漫的,有点伤感,但是挺浪漫。




     Bucky站在那看了一会,事实上他并不能看清对方的脸,Tony就像是个又轻又小的羽毛球,随时都能被吹跑,但是他能想象对方脸上的笑。






【七】






     Tony去麻省理工之前他们去了趟黄石公园。


     


     他们去看那些带着硫磺味的烟气从地里冒出来,像是末日似得散发着不详的味道,周围的人却都带着笑脸,Tony和他都觉得这个场景挺诡异的,但是卖的饮料不错,店里的食物也还好。




     这是Tony作为高中毕业生的最后一个暑假,Bucky起初只知道对方毕业了,他的小男孩将MIT这档子事捂的严严实实的。但是他最终还是发现了端倪,就像是父母总能从家里小孩的床底下翻出色情杂志,Bucky像拷问似得从那家伙的嘴里撬出这话,然后在阳台上抽掉了半包烟。




     “你得去。”


     这是他燃烧了半包烟的生命得出来的结果。Tony对此也不显得意外,他们双方都对此时的发生有预感,只不过现在是预感即将发生的时刻了。




     黄石公园之旅令人疲惫,石头远不如他们意料的那么有趣。




     在开车回来的旅途中Bucky不断的犯困,他就好像精疲力尽了似得,眼皮不断的打着架。Tony在他旁边轻声打着呼,没心没肺的睡着,然后他转头看清了对方皱着的眉毛,意识到这家伙可能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没心没肺。


     为了让MIT的高材生健健康康的去学校报到,他们在汽车旅馆里好好的歇了两天,Bucky昏天黑地的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他睁眼的时候发现Tony偷偷抽了他的烟。




     他在卫生间里的角落里发现了对方,Tony肩膀耸起、紧巴巴的蜷着,细长的烟雾从灰色的墙壁上划过,Bucky不得不踢了踢对方的屁股,再拎着那个家伙的领子把烟头狠狠的扔在地上。




     他们之间存在过许多这种时刻,Bucky得像是个长辈似得教训对方,但是这是第一次Tony用不那么小屁孩的方式回应他。


     更为年轻的那个安静的看着对方甩在地上的烟头,他专心的等待灰白色的烟灰溶在水里。




     “你知道我们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就分手。”


     Tony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冷静,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然后他整了整被揉皱的领子,“现在是现代社会,交通很方便。”




     这句话他们分手的那个晚上也出现过。




     在灯光昏暗的咖啡店里,前来探视的男人说他准备今晚就回去,高材生Tony则是解开衬衫的领口,别过头,“当然,”他将手放回兜里,瘪了瘪嘴,“当然可以,现在是现代社会,交通很方便。”




     天知道他们努力了,在Tony动身去麻省之前Bucky甚至和对方一起去见过Stark夫妇,他给自己穿上体面的衣服,头发好端端的梳着,但就像是Brock说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匹被阉了马,并且经历了这辈子最为尴尬的一次晚餐。




     距离不是一切,但是他们拥有的东西并不算多,记忆在三个月的语音交流中逐渐消磨殆尽。




     电话那头嘈杂的声响不属于他,男孩的声音属于他,但是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再属于他,他也无法参与其中,那些曾经滔滔不绝的话语像是忽然干渴,每次从嘴唇中出现都是见到它的最后一面。




     Bucky在他必须确定是否和乐队一起签下唱片合同的前两天去了麻省。那是空气冰冷的冬天,不适合等人,也不适合恋人重聚,Bucky看着他的男孩从冬天的雾气里渐渐浮出影子,脖子上挂着的他从未见过的围巾,雪屑挂在对方黑色的皮鞋上,白的刺眼。




     这一刻Bucky终于意识到深渊张开了恶毒的嘴,他的骨骼在其中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咖啡店里放着钢琴曲,他们端坐在一张桌子的两端,脊背像是被木头绑着那般僵硬,嘴里谈论的全是没营养的话。“我准备今晚就回去。”“当然,当然可以,现在是现代社会,交通很方便。”诸如此类的。




     “我们分手吧。”“好。”




     诸如此类。








【八】




     放下手机后的Bucky心神不宁,Pepper说过的话就像是弹球一样在他的胃里搅和。


     


     一门之隔的酒吧内依旧喧闹的像是要把天花板掀翻,这里发生过太多的事情,他们的演出,签订长篇合同,喝酒,还有认识Tony Stark。这几年街道发生了许多变化,酒吧也翻新了好几次。只有月亮和夜晚的味道像是锚一般钉在原地,让他知道自己又回到了老地方。




     汽车在他脚边的街道上穿梭,卷起灰尘和机械的味道,Bucky不得不专心致志的抽掉一根烟,然后在抬头瞥向不远处的零食售卖机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Tony正一只手扶着机器,半俯着身子用手指戳着按钮,叼烟的方式十分老练,吊儿郎当的站姿一点都对不起他身上笔挺的大衣。Bucky能清楚的看间烟头发亮,浓密的烟雾升起。对方从模糊的空气中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然后挑起一边眉的看向他,将烟夹在手里直起身,动了动嘴唇。




     他们中间隔了一条半的马路和许多的汽车发出的噪音,Bucky没有理由能听清对方说了什么。




     所以他决定走过去听。



评论

热度(504)